我在ICU门口等着你回来,妈妈你醒醒,今天母亲节......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5-13 16:11:46

我叫王青,在新乡长大,在北京工作

我妈妈叫王梅宾

今年77岁

一辈子工作在新乡市木材公司

是个单身妈妈

养大了我和姐姐

我身为一个儿子

现在

却保护不了自己妈妈.....

 

2019年5月9日,妈妈在家里病危被送至河南省新乡市中心医院重症二病区ICU抢救,原因是肺部严重感染,心衰竭。

我的家庭很忐忑,妈妈1942年生,年轻时离异,她一生经历过两次现在年轻人无法想象的饥荒,一个人历尽沧桑艰难抚育我和姐姐成人。我们长大了,本想着可以过上更好的日子,却早遇到了一场更大的人生危机。

这场妈妈遇到的危机,无法用我强健的体格去庇护母亲,无法用金钱去解决,甚至连法律都不一定能保护我们......

妈妈1976年离异后一个人独担我们三口之家的重任,她性格脾气坚强固执,但是却善良和蔼,热爱读书,有着较高的文化水平。她一生工作在新乡市木材公司,退休后也没放弃工作,养育大了儿女。

本该是我们反哺的时候,姐姐留守照顾,我四海为家闯荡工作,贴补家用。我们尽了最大能力让妈妈在得到保障,却不想,为她埋下了一个祸根。

 

原本一个苦尽甘来的家庭,噩梦却在不知不觉不经意间来了......

 

2019年5月8日,我接到家人通知妈妈最近身体情况堪忧。赶紧回家看望,见到妈妈第一眼,满身满脸浮肿,言语不清,神志恍惚。家人告诉我:“妈妈依旧沉迷一个叫《优德医疗》之前名字叫《就好》销售产品为《中盟股份》的一家公司的理疗和产品,听信他们的蛊惑,弃医弃药,小病酿成大病。”随即不顾母亲的固执,坚持带着母亲赶紧去新乡中心医院就诊检查。

 

检查结果如下,医生说,病情因为拖延,已经应该重视,尽快就医。

妈妈从2015年开始迷恋保健公司,什么是保健品公司我形容不好,因为工作忙也没做过认真调查。只知道是卖给老人一些很贵的保健品,和给老人做一些电子器械的理疗。妈妈退休后每个月有2000元左右的退休金,我和姐姐的供养加上她的退休金,温饱无忧。本身妈妈也非常节俭,她信佛教,不吃肉,也没有其他消费的习惯,所以她一个月的开支也就是三五百元。但是最近两年,妈妈花光了她十几万的积蓄,甚至还开始向亲友邻居借钱,开销陡增,这些开销最早在我们这里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,只是觉得尊重妈妈的选择。后来逐渐听闻妈妈过度痴迷,从菜米油盐到医疗器械到生活用品,甚至到房产不动产都开始购买,才知道一场噩梦来了。

事情的发展总是这么猝不及防,在我们安排中心医院紧张的病床时,妈妈突然病危,事发时现场监护者说妈妈浑身冰凉神志不清,依然要去“优德医疗”做高低频电椅,而且就在之前几个小时,还坚持扶着墙走到该理疗中心做了电子理疗,随即陷入昏迷。在邻居的帮助下,拨打了120急救中心,紧急送往新乡市中心医院,直接进入重症监护2病区抢救。

简单的检查后,医生说妈妈肺部因为长期不吃药不就诊,已经积蓄了严重的痰液和黏液,心脏衰竭无力,各种情况都非常糟糕。

当妈妈神志不清,当妈妈的病危通知在我手上,当我开始痛恨我自己这个“孝子”的疏忽和渎职,我来到那家所谓的“优德医疗”,告诉他们我妈妈因为他们所遭遇的一切,痛哭流涕的跟那些叔叔阿姨陈诉,希望他们清醒冷静,不要再被这些理疗骗局祸害,伤害自己。

这个时候的他们

正在店里对诸多老人推销房地产

一个叫:老年公寓的项目

而我的行为

遇到了我意想不到的事情:

 

当我在向“新乡优德医疗线下体验中心”的工作人员说明我母亲情况的时候,他表示老年人是成年人,自愿行为,我不是他们的会员,无权过问这些事。要将我推出门外,我坚持索要说法,并要查看他们库房产品,同时告诉其他老人我妈妈的遭遇。

我质问他们其中一个工作人员:“你们知道我妈妈身体现在什么状况吗?”他们说:“你妈身体很好,昨天还在我们这里做理疗。”我说:“就是因为在你们这里做理疗不治疗不吃药,才会把病情拖延成这样,被ICU抢救。”“那和我们什么关系,做理疗你妈也是自愿来的,没人逼她,排队她也不走。”我生气的说:“那你们为什么总是拿着鸡蛋和小米,那些十块二十块的小恩小惠去家里找她?你们这是什么目的?妈妈家里那些十几万的东西都是谁卖给她的?”

工作人员蛮横的说:“我们不卖东西,你有证据有票据可以去告我们!”

我看了看他们店里,确实没有摆放任何销售的食品和产品,只有一些电子理疗器械让老人免费体验。为了找到证据,当我进一个仓库查看他们产品时候。他们的人尾随进来,关上门,随即开始对我进行殴打,抡起双拳劈头盖脸打我,并叫嚣:“打死你也没事,我们背后是上市公司,再敢来,来一次打一次!”

欧打时间不长,却因为猝不及防,我浑身上下遭遇到各种攻击。事后得知,就在殴打我的同时,他们的人已经报案,说我对他们进行了殴打。家人推开门,拼命将我拉出,大声呼救才制止了这场殴打。被打后还没来及去就医,就被带去新乡市南环派出所录口供,而我被带上警车的时候,他们却上了救护车。经过派出所询问后,我下午就诊,诊断如下,随后,松动的牙齿断裂脱落(写稿之日是5月11日周六,牙齿部分病例诊断无法打印上传)....

 

我在我自己的家乡,为了保护自己的妈妈,被打成这样。

忽然间,我看着朗朗乾坤,笑了.......

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感兴趣,优德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

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

中盟股份又是什么

就好,又是什么?

说真心话,我也不知道...

我只知道他们只做老人生意

而且臭名昭著......

 

 

 

 

因为事态已经发展成了这样,我向公安机关举报该组织机构,公安说我们只处理治安刑事案件,你们找工商,而后我亲自去新乡市工商局高新分局实名举报,被来回推了四个科室之后得到一个告知:该公司几年来被举报无数次,因为其精通法务和法律空挡,实体店里只进行老人的免费体验,产品销售及房地产销售只进行上门服务和面对面口对口销售,不留存任何有依据的东西,甚至连电脑和PPT都没有,销售人员都是用手机宣读销售讲课,随讲随删,店里没有存放任何产品,工商部门无法取证,只能长期暂扣工商执照而无法取缔吊销。

工商那位小哥不同于油头滑脑的各部门科长:“兄弟,我理解你,我也恨他们,要是让我们工商有执法权,我枪毙他们五分钟!”

我又去找了律师,律师说这类情况他也遇到过,告诈骗没有票据,告其他的都非常难取证。律师说,这群人精通法律和政策漏洞,他们背后甚至有专业的法务顾问在帮他们应对一些事物。这些年随着国家开始关注这类事件,比如打了“天津权健”之后,这些人更加隐蔽和狡猾,很多人甚至安排让自己家老人卧底取证,最后也不了了之....

 

 

没有任何承诺,没有任何措施,没有任何办法

突然觉得自己

变成了宇宙里的一粒沙子

弱小到无以复加,

弱小到保护不了家人,甚至是自己

回到妈妈家,收拾住院的衣物

突然发现我这些年对妈妈的关心太少了

反而这群“优德医疗”对妈妈的“关心”更多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们利用这种打卡制度

绑定老人每天上午下午打卡理疗

给与小恩小惠

诱导蛊惑老人不就医不吃药

相信崇拜他们的器械和产品

 

更加变本加厉的是

他们开始对老人销售房产

用各种医疗保障作为诱惑

但是其工地仍是一片荒草地

 

 

此时此刻,我在新乡市中心医院重症二病区,等着已经抢救了3天3夜的妈妈,祈祷她能挺过难关。这个病房,正好是我的初中母校二十二中改造的,窗外响起了课间操的声音,那也是我的母校育才小学。

我不知道该表达什么,也搞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,几天之间,经历了这么多,我蒙了。

我只想让看到这篇文字图片视频的人多关心自己的爸爸妈妈,远离伤害,远离欺诈,我妈妈的代价的是惨痛的。

我也想问问大家,天津权健能被打到,这样的“优德”就不行吗?在中国,这样的权健和优德到底有多少?它们骗钱也罢,销售也罢,它们现在开始要命了.....

我不知道有没有职能部门的人看到我这个小民的遭遇,这个普普通通家庭发生的一件“小事”,对于我们来说,

天塌了......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