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众举报恶势力 难!难!难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5-13 09:56:40

王女士,6旬老人, 2018年12月27日被有恶势力背景的美容院软禁在按摩间内。软禁期间受害人多次要求离开,被对方阻止并伴有推搡、大声呵斥、禁止上卫生间等行为。以此逼迫受害人写欠条、交钱买项目、签署不知名文件。导致王女士患上重度焦虑和重度抑郁症。

受害人到相关部门举报,发现此恶势力背后有保护伞,所有举报渠道都被堵死,无处维权。

一、通过市场监管所举报:

受害人到大连和平广场市场监督管理所举报。该部门所长程先生、科员张敬臣受理过程中有明显保护美容院行为,包括但不限于帮助养生会所做假证、诱导消费者在未真实反应情况文件上签字、无理拒绝消费者维权要求等。

于是受害人通过民心网和沙河口区市场监管局举报该所行为。始终未得到反馈;

到区扫黑办举报,区扫黑办把受害人的举报材料又交给沙河口区市场监管局办理。然后再无下文;

到市扫黑办举报,市扫黑办把举报文件交给区扫黑办处理,然后再无下文;

联系省扫黑办,省扫黑办让受害人直接找市扫黑办;

在大连市市场监管局举报,工作人员说所里的事归区管,他们不能越级;

中纪委、信访部门,都说这是归区市场监管局管,他们管不着。

二、通过派出所举报:

受害人在2019年3月22日到大连富国街派出所报案,由派出所关队长受理。报案过程中,关队长只是让受害人口头叙述并不做笔录,然后告诉受害人3月26日给答复,但至今仍未给答复,没有任何书面通知。这段时间受害人曾多次给派出所致电要求了解案件进展情况,一直没有反馈。不知是不作为还是保护伞。

受害人到区打黑办举报派出所,区打黑办把举报文件转交给派出所督查人员,让该派出所自查。然后再无下文。

在市打黑办举报,举报文件交给区打黑办。然后再无下文。

在国家公安部扫黑除恶官网举报,一直没有反馈。

到沙河口区公安局举报。区公安局认为关队长受理过程有问题,让受害人按照程序找派出所所长举报关队长。可是受害人联系派出所,值班警员确说需通过关队长才能预约所长。

在中纪委、信访部门举报,两个部门都说派出所的事他们没有权利管理。

还有其他受害者:

在大连和平广场市场监督管理所投诉该美容院时,发现有很多受害人投诉过该美容院,还有很多受害人在网上投诉该市场监管所和该美容院。正是因为这么多的投诉也没人管,所以他们更加嚣张的从事违法行为。

受害人请求:

恳请国家扫黑除恶深入到基层执法部门。因为有问题的基层执法部门想做保护伞太简单。只需什么也不做,不调查、不上报、不反馈,就能让民众的举报石沉大海。看似不作为,实是保护伞。长此以往,民众的诉求无人受理,会使民众对国家执法部门不信任,产生社会矛盾。恳请国家给予重视。

 

猜你喜欢